演員:尹俊熙(宋承憲飾)、尹恩熙(宋慧喬飾)
崔芯愛(韓彩英飾)、韓泰錫(元彬飾)、申幼美(韓娜娜飾)
 
------------------------------------------------------------
恩熙(宋慧喬飾)是尹教授的女兒,家境很富裕,長的漂亮,成績又好,在學校裡成為朋友們羨慕的對象。在同一個班級裡,有一個叫芯愛(韓彩英飾)的女孩子,她的爸爸因為生
病去世了,哥哥又是個游手好閒的人,媽媽辛辛苦苦地經營一個小吃店,生活很艱難。在學校中,芯愛喜歡恩熙的哥哥俊熙(宋承憲飾) ,卻被拒絕,因此她尤其嫉妒恩熙。

有一天,下課以後,恩熙騎著自行車回家,與一輛突然從街道出來的貨車相撞,發生了嚴重的交通事故。在被送到醫院以後,她因為失血過多需要輸血。但是她的父母在此時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恩熙的血型與尹教授夫婦的血型完全不一樣。尹教授夫婦找到當初恩熙出生的醫院,才了解到芯愛與恩熙被調換這一讓人吃驚的事實。恩熙的父母找到芯愛的家,看到他們粗俗的生活,看到自己的親身女兒一副沒教養的野樣子,覺得很心痛。終於,兩家的人在學校相見。成長發育中的孩子在感情上都很敏感脆弱,她們很難接受一直認為是爸爸媽媽的人原來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這一殘酷的事實。

看到妹妹陷入矛盾混亂的狀態後,哥哥俊熙才想起當初和爸爸媽媽去育嬰室,淘氣中把寫著新生兒名字的牌子弄掉的事情,為此他也特別苦惱。最後,為了將來著想,兩個孩子回到了她們真正的家,過上了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生活。後來尹教授一家去了美國,恩熙開始她艱難的生活。

時光流逝,恩熙工作了,在飯店做電話接線員。一次很偶然遇見了飯店經理的小兒子泰錫(元彬飾) 。泰錫對恩熙產生了好感並展開了猛烈的攻勢,這時俊熙從美國回來了。泰錫與俊熙,還有俊熙的未婚妻幼美 (韓娜娜飾) 在美國曾經是一起學習的很要好的朋友。在幾次誤會以後,恩熙和俊熙開始頻繁地見面,俊熙對恩熙的感情也從原來對妹妹的牽掛轉變成強烈的愛,但是一想到未婚妻幼美,他就非常痛苦。
父母知道這件事以後表示強烈地反對,於是兩個人去了牧場,因為這件事幼美企圖自殺,泰錫也來牧場找他們,於是他們只好和泰錫一起回來了。兩個人雖然都非常痛苦,但還是為了回到原來的狀態而很努力地掙扎。

恩熙很偶然地發現自己患有白血病,連泰錫也開始有意地疏遠了。知道了恩熙的病情以後,泰錫決定要對恩熙負責,並發誓要治好她的病,對恩熙表露了沒有任何條件的無私的愛情。另一方面,俊熙不知道恩熙的病情,他雖然和幼美在一起,卻只是想著恩熙,他對幼美說:不要去美國,陪他六個月,現在他只能這樣做。俊熙對失去恩熙特別後悔,他一再地喝酒,一再地折磨自己。

回到家的恩熙因為暈倒被送進了醫院,得到了泰錫的細心看護,並且答應了泰錫接受專門治療的建議。她對家人說在漢城飯店找到了工作就離開了家。

恩熙最後一次去找俊熙,但她隱瞞了事實,說想和泰錫一起去一個新的地方開始一段新的生活,自己會生活地很好,讓俊熙不要擔心。俊熙說:非常後悔和她分手。恩熙住進了醫院,接受了專門的骨髓檢查。恩熙走了以後,俊熙一直在等待恩熙與他聯系,後來從電話錄音中他得知幼美手上的傷已經好了,幼美向他坦白:她害怕手上的傷好了以後,他就會離開,所以一直瞞著他。

俊熙在去美國以前需要一段時間整理自己的感情,他又去了牧場。泰錫聽說移植骨髓可以治病,就對家人坦白了所有事情,並要求家人千萬要對俊熙保密,因為這是恩熙的意思。痛苦的恩熙也來到了牧場,遇見了先來的俊熙。她說想和他度過一天,而他卻說想和她永遠度過。恩熙一直到最後都隱瞞了自己的病情,她在心裡悄悄地說:我永遠愛你,與俊熙進行了最後的告別。

回到醫院的恩熙病情繼續惡化,陷入昏迷的狀態。幼美幾經猶豫還是對俊熙說出了實情。匆忙趕到醫院的俊熙哭著說他還有不曾說的話,那就是:我愛你,恩熙。俊熙痛苦地回憶著與恩熙在一起時的所有畫面。他對幼美說:一起回美國吧,即使幼美不回去,他自己也要回去。幼美認為這不是俊熙的真正想法,認為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醫生說今天晚上很關鍵,讓大家穩定情緒。家人都感到很絕望,芯愛認為是自己與恩熙的命運交換才發生了這種事情,是恩熙代替自己生病的,為此她很自責。

泰錫提議讓俊熙和他一起去醫院,俊熙哭著說:如果恩熙看到了自己,她可能會覺得很安心,也許就會一走了之了,所以不能去。
但結果他還是去了。恩熙竟然在俊熙的面前甦醒過來,兩個人為了一起共渡最後的時間,決定重遊兒時曾經一起玩耍過的海邊,以便留下一些最後的回憶。最終幼美決定一個人去留學,恩熙為了和俊熙一起幸福地度過所剩不多的時光,常常是強忍傷痛,這種樣子更讓俊熙難過。恩熙開始吐血,病情一天比一天惡化,一次偶然在俊熙的房間里發現了一個藥瓶,原來是俊熙覺得如果沒有了恩熙,他也無法活了,悄悄為自己準備的藥。恩熙對淚流滿面的俊熙說:求你千萬不要像個傻瓜似的為我而死。

兩個人又去了兒時曾經玩耍的海邊,恩熙靠在俊熙的背上安靜地走了,俊熙經受不住沉重的打擊,陷入一種很失意的狀態,最後喪生在裝卸車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