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預告

人物介紹

梅長蘇 / 蘇哲 / 林殊 胡歌 飾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天下第一大幫“江左盟”宗主,二十九歲。雖病體單薄,但容顏靈秀、氣質清雅、才冠絕倫,蟬居“琅琊榜首”。 曾是赤焰少帥“林殊”,是“晉陽長公主”與大元帥“林燮”的獨生子,十三歲上戰場,是奇兵絕謀、戰無不勝的少年將軍。十七歲時,“赤焰軍”遭陷害全軍覆沒,“林殊”僥倖得以存活,但從此之後內息全摧,再無半點武力,多病多傷,時時復發寒疾,後改名換面為“梅長蘇”,成為天下第一大幫“江左盟”的盟主。而後他化名“蘇哲”回到“金陵”帝都,成為“靖王”的謀臣。他跟從前的“林殊”已經不同,現在的他低眉淺笑,語聲淡淡,臉色蒼白如紙,手指寒冰如鐵,高深莫測,算計險惡人心。在他精心設計下,帝都形勢大變,“太子”和“譽王”倒臺,賢明的“靖王”登上帝位。平反冤案後,他拜別帝都,束甲出征,用最後一點精力誓死捍衛大樑邊境和平,最終在他最愛的沙場結束了自己的一生。來時素顏白衣、機詭滿腹,去時遙望狼煙、躍馬揚鞭。兩年翻雲覆雨,似已換了江山,唯一不變的是一顆赤子之心永生不死。

霓凰郡主 劉濤 飾

大樑南境執掌十萬邊防鐵騎的奇才統帥,二十七歲。 “林殊(梅長蘇)”青梅竹馬的未婚妻。時大樑南邊的強敵楚國興兵,負責南境防線的雲南王“穆深”戰死之後,“霓凰”臨危受命,全軍縞素迎敵,血戰楚騎于青冥關,殲敵三萬。從此,“霓凰郡主”代幼弟鎮守南方,南境全軍皆歸於其麾下。她指天盟誓,幼弟一日不能承擔雲南王重責,她便一日以一介女流之身保家衛國,直到幼弟能當重任為止。因赤焰慘案與“林殊”一別十三年,一直隱忍地愛著“梅長蘇”,在其翻案過程中全心守護輔佐。

靖王(蕭景琰) 王凱 飾

蕭景琰,皇七子,三十一歲。軍中素有威望的大將軍,戰功累累、靖邊有功的成年皇子,“林殊”最好的朋友。一直堅信大皇兄與林家是被冤枉的,因此被父王冷落了十二年,但無論面對再多的不公與薄待,他也不願軟下背脊,主動為了當初的立場向父皇屈膝請罪,只是默默地接受一道道的詔命,奔波於各個戰場之間,遠離皇權中心,甘於不被朝野重視,只為了心中一點孤憤,恨恨難平。在“梅長蘇”的輔佐下走上奪嫡之路,他立誓要為好友和皇兄平反,但當覺得長兄好友都在天上看著時,卻不知道好友一直在他身邊,用病弱之軀努力為自己鋪設著每一步路。

蒙摯 陳龍 飾

“禁軍大統領”,大樑“第一高手”,“琅琊榜高手榜”排名“第二”,三十七歲。京畿九門,掌管五萬禁軍的一品將軍。深受“梁帝”信任,正直英勇,忠君愛國。曾是“林燮(梅長蘇之父)”麾下一員,後被迫離開赤焰軍,也因此在赤焰冤案中未受牽連。“蒙摯”與“赤焰軍”關係交好,視“梅長蘇”如兄弟,對他極為關心,赤焰冤案後多次與“梅長蘇”有書信往來,是京城唯一知道“梅長蘇”歸來的舊人。得知“梅長蘇”歸來後,暗中不動聲色地全力幫助他的復仇與昭雪行動,是“梅長蘇”在帝都的一把鋼刀,更是他一切籌謀的左膀右臂。

飛流 吳磊 飾

“梅長蘇”貼身護衛,容貌極為俊美,因幼年少身陷於東瀛一個極神秘的組織,從小被以“藥物”和“靈術”控制其修習,導致“心智不全”的少年,但武功奇高,天下少有敵手,身法詭異且專注力超強。只聽命于“梅長蘇”,唯“梅長蘇”之命是從。幼年落難時被“梅長蘇”所救,因感念“梅長蘇”的恩德,而時刻終日護衛“梅長蘇”左右,被“梅長蘇”視若“幼弟”般寵愛。他眼神寒冰似鐵,難以接近,只有在面對梅長蘇時才會融化,仿佛這天地之間只有“梅長蘇”這麼一個令他在意的人,家國天下在他眼裡都不抵對“蘇哥哥”的一絲牽掛。“梅長蘇”胸懷天下,而“飛流”的心中卻只有“梅長蘇”一人,始終以一顆單純之心陪伴著“梅長蘇”一步步走完艱難的沉冤昭雪之路。

譽王(蕭景桓) 黃維德 飾

“蕭景桓”,皇五子,“七珠親王”,三十二歲。當朝“太子”的最大競爭對手。生母“祥嬪(實為滑族“玲瓏公主”)”低微早逝,序齒又在“太子”之後,本無奪嫡資格,但他自幼養在皇后宮中,被無子的“言皇后”撫養,“言皇后”視其為已出。“譽王”本人又聰明倜儻,最會討“皇帝”開心,故得到諸般殊寵,待遇明顯超出其他皇子,直逼“太子”,是“太子”最大的威脅。“譽王”為人虛偽圓滑,野心極大,對於皇位的野心和執念已經浸入血液和骨髓。一心拉攏麒麟才子“梅長蘇”,最後勾結“夏江”,在其的鼓動下破釜沉舟、瞞天過海,發動逼宮之役,卻未想到一切都在“梅長蘇”的掌握之中,最終被“梅長蘇”設計利用而扳倒。

故事大綱

十二年前,大梁皇長子祁王賢名滿天下,羽翼漸豐,招致梁帝忌憚。時值大元帥林燮攜獨子林殊率赤焰軍七萬將士出征禦敵,懸鏡司夏江勾結朝臣謝玉,找人模仿赤焰前鋒聶鋒的筆跡,寫密信揭露林燮有謀逆之心,獲梁帝之令前去調查。謝玉用計斷赤焰軍後路,同時一把大火焚燒北谷,以致剛剛經歷浴血奮戰、殲滅二十萬大渝精兵的赤焰將士冤死於梅嶺。後在太子與譽王的推波助瀾下,林府滅門、林殊之母晉陽長公主自刎、祁王被賜死,朝野震驚。歷經地獄烈焰歸來的林殊,因中火寒之毒,為解其毒導致容貌大變,他化名梅長蘇,在琅琊閣的幫助下執掌江左盟,迅速成為天下第一大幫。以“得之可得天下”的“麒麟才子”之名回到帝都金陵,成為太子與譽王競相延攬的對象,然而梅長蘇卻暗中會見靖王,表明願意奉他為主君,助他奪取皇位。在梅長蘇的幕後操控下,六部先後換了主人,謝玉、夏江相繼被扳倒,帝都形勢大變,太子被廢、譽王失勢,一直不被看好的靖王成為太子,中正之臣得到重用、朝堂氣象也煥然一新。經過梅長蘇與靖王費盡心思的證據收集,赤焰案最終得以平反,梅長蘇也得以林殊的方式在戰場上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第1集

梅長蘇從12年前梅嶺慘烈戰場的噩夢中驚醒......大梁琅琊閣閣主藺晨收到北燕六皇子冊封為太子的消息。與此同時,大梁七珠親王譽王也獲悉,此次六皇子冊封,是因為獲得了琅琊閣錦囊中「麒麟才子,得知可得天下」的秘密。此時梁帝年歲已高,太子與譽王爭奪皇位,欲刺殺譽王卻失敗。譽王與太子親信——天泉山莊莊主卓鼎風,兩派人馬親上琅琊閣問詢麒麟才子的身份。譽王、太子同時得知麒麟才子所指即是梅長蘇,皆欲搶先一步結識此人。卓鼎風之子卓青遙護送進京狀告慶國公親族的一對老夫婦,遭到雙煞幫幫主季贏追殺,誤闖江左盟地界,梅長蘇攜貼身護衛飛流趕至,阻止了季贏。甯國侯長子蕭景睿與至親好友——國舅言侯的獨子言豫津相伴停留廊州,準備接江湖好友——江左盟宗主、琅琊榜公子榜榜首梅長蘇入京。路上偶遇準備進京的大渝使節,蕭景睿得知梁王準備為霓凰郡主擇婿。藺晨趕到廊州,探查梅長蘇身體狀況,對其不樂觀的病情和勞心勞力感到無奈。蕭景睿、言豫津將梅長蘇接至金陵城下,望著熟悉又陌生的金陵城牆,梅長蘇不由觸動感傷。霓凰郡主隨行一同到達金陵城下,與蕭、言二人即興過招,誇兩人有所長進,而梅長蘇在坐轎內並未露面。甯國侯府內,卓鼎風之子卓青遙上報甯國侯謝玉,進京狀告慶國公親族的一對老夫婦已被安全送至禦史台府衙。此時蕭景睿、謝弼帶領梅長蘇進府,卓青遙不方便露面,從後門離開。梅長蘇化名蘇哲,刻意低調。皇宮內,梁帝與霓凰傾談,準備在迎鳳樓下搭建公開比武擂臺,為其擇婿,實為控制其在南境軍方勢力,霓凰提出要求逐一與前十名文試優勝者比武。梁帝召見懸鏡司使者夏冬,特派其前往濱州,密查慶國公親族侵地案。

#第2集

霓凰與夏冬原是軍中舊識,夏冬一方面介意霓凰恪守當年與林氏之子林殊的婚約,因其相信林氏一族在梅嶺一戰迫害了其夫君聶鋒;一方面也希望霓凰放下舊念,找到幸福。譽王為鞏固軍方力量,選出兩名參賽者加入霓凰郡主的比武擇婿,均不敵禁軍大統領、琅琊榜高手榜第二名的蒙摯,遭到譽王訓斥。蕭、言二人決定參加比武選親,為郡主篩選良人。飛流在侯府玩耍時不慎招惹了前來商談要事的蒙摯,飛流的身手令謝玉對梅長蘇的身份起了疑心,向太子推斷蘇哲即為麒麟才子梅長蘇。同時謝弼也探聽到了梅長蘇的真實身份,告知了譽王。霓凰送夏冬出城,巧遇靖王蕭景琰入城回營。因靖王不信當年林氏謀反一案,與夏冬隔閡頗深。靖王因倔強脾性,多年來頗受梁帝冷落。謝府二公子、譽王派系的謝弼從中斡旋,請皇后與霓凰做客甯國侯府,意圖拉攏梅長蘇,被心性耿直、不想友人陷入兩難之境的蕭景睿阻攔。比武招親正式開始,譽王、太子終於見到了傳說中的麒麟才子梅長蘇。譽王、太子一同來到梅長蘇帳前,爭相討好這位麒麟才子,卻都遭到不冷不熱的婉拒。年邁到已記不清誰是誰的太皇太后喚梅長蘇、景睿、豫津等年輕人上樓來圍坐在自己身邊,對著梅長蘇口齒不清地喚出了“小殊”的名字。霓凰與梅長蘇借步說話,遇到公公打罵掖幽庭的幼童罪奴。

#第3集

梅長蘇、霓凰與趕來的靖王一起呵退了公公。這才知靖王一直私下關照這個叫庭生的罪奴,梅長蘇看出庭生的求知欲,主動提出收他為徒,並承諾靖王會想辦法救庭生出去。霓凰之弟穆青擔心姐姐被梅長蘇誘騙,派人探查此人武功虛實,被蒙摯喝退。原來蒙摯曾是林氏麾下一員,這些年一直與梅長蘇通信往來,一早認出了梅長蘇實為林殊。霓凰在家中訓斥穆青魯莽胡為,穆青不解,霓凰回憶當年大樑與南楚水戰,推斷是梅長蘇幫其破解敵陣。蒙摯深夜來訪雪廬,向梅長蘇表明忠心要助其成事。梅長蘇痛苦回憶,當年梅嶺冤案,林氏帶領的七萬赤焰軍全軍覆沒,魂葬梅嶺。梁帝宣旨,由霓凰親自推舉的梅長蘇執掌比武選親的文試部分。此時,比武場上出現了一匹黑馬,來自北燕的百里奇,武功奇高。眾人慌亂,梁帝害怕霓凰嫁到北燕會令北燕如虎添翼,問譽王、太子有何辦法阻止。梁帝設宴宴請進入文試前十名的候選人,蕭景睿預設在宴會上與百里奇對戰一場,欲拼盡全力傷其銳氣。言豫津為梅長蘇講述蕭景睿身世,原來蕭景睿的生母蒞陽長公主在懷他時,機緣巧合遇見天泉山莊莊主卓鼎風的夫人,兩人同時生子,其中一子暴斃,另一子的身份無從分辨,故而梁帝為之賜國姓,取名蕭景睿,一年住謝家、一年住卓家,為兩姓之子。卓家長子卓青遙還娶了謝家大小姐謝綺,素無往來的兩家關係密切、親上加親。宴席上,眾人提出讓候選者們現場切磋助興,蕭景睿率先挑戰,不敵百里奇。

#第4集

梅長蘇當場指出,只需挑幾個小孩子訓練幾日便能將百里奇擊倒。蒙摯在掖幽庭挑選了包括庭生內的三個稚子出戰,百里奇被激當場答應五日後與三人應戰。惠妃被罰去先太后佛堂點燭,靖王之母靜嬪陪同前往,無意撞見老嬤嬤與侍女準備挪用有催情效果的烈酒——情絲繞。霓凰來訪雪廬,探望梅長蘇訓練三稚子的進展,表明自己處境艱難,託付梅長蘇定要盡全力。靜嬪借進宮送香囊的機會,向蒞陽長公主報信情絲繞一事,勾起了蒞陽曾被先太后暗下此酒的痛苦記憶。靜嬪推斷出受害之人會是霓凰,請求蒞陽幫忙。蒞陽前往霓凰府上告知此事,卻碰到霓凰、穆青外出。靖王前來雪廬探望三稚子進展,梅長蘇趁機透露心跡,稱願成為靖王謀士為其爭奪皇位,靖王自嘲各方面都遠不如譽王和太子,但為斬斷其二人的皇位之路,靖王決心參與奪嫡。蒙摯深夜來訪雪廬,得知原來庭生是祁王遺腹子,祁王因梅嶺一案冤死,祁王王妃在掖幽庭拼死保住了祁王血脈。同夜,蒞陽暗中拜訪梅長蘇,告知其情絲繞一事,望他提醒霓凰小心謹慎行事。

#第5集

百里奇對決三稚子之日到來,眾人聚集大殿觀戰。梅長蘇趁機提醒霓凰當心後宮手段,入口之物要慎重。對戰開始,百里奇不敵三稚子劍陣而受傷,大輸顏面,眾人嗆聲其不便再進行後續的比賽,百里奇退出。梁帝大為高興,答應免去三稚子的罪奴身份。宴席散後,霓凰看出百里奇輸得蹊蹺,梅長蘇坦白百里奇是江左盟的人,這時皇后娘娘邀霓凰到正陽宮一敘。出宮路上,梅長蘇從蕭景睿、言豫津口中得知譽王府推選之人廖延傑不在宮內,推斷出準備向霓凰下手的並非是譽王和皇后,而是太子和越妃,便急忙告知蒙摯,讓其通知靖王、皇后、穆青各方進行攔截。越妃從皇后殿中將霓凰帶去了自己的昭仁宮,霓凰以為下毒之人是皇后,因此並未設防越妃,喝下了情絲繞。此時太子將司馬雷帶到霓凰面前,霓凰已經步履不穩,靖王硬闖昭仁宮將霓凰救下,不料太子下令當場射殺靖王,靖王為自保挾持了太子,此時皇后攜太皇太后駕到,眾人收手,此時穆青亦在宮外抓住了欲逃走的司馬雷。霓凰請求梁帝做主,越妃諸多推諉,僵持之下靖王趕來作證,證據確鑿,越貴妃謊稱太子並不知情,自己承擔了罪責。梁帝大為光火,將其謫降為嬪,閉門思過,罰太子禁足東宮三個月。

#第6集

梁帝質問靖王如何得知昭仁宮有事發生,譽王得到梅長蘇指點及時趕到,指此事是自己察覺並委託靖王前去營救的,梁帝相信了這個說辭,靖王功過相抵,譽王受到賞賜。霓凰、靖王詢問蒙摯何以預知此事,蒙摯坦白為梅長蘇所料,三人判斷此事最大贏家為譽王。靖王惱怒梅長蘇步步為營,拿霓凰作為進階的鋪路石,令霓凰涉險,前來質問。梅長蘇答應靖王,不會不擇手段將賢良忠臣作為棋子,但強調該利用的還是要利用,但會儘量不加以傷害,同時向靖王坦白自己已經知道庭生真實身世為祁王遺腹子。夏冬調查慶國公一案時,發現是護送告狀的老夫婦入京之人來自天泉山莊,便知謝玉實為太子一派。謝玉怕自己與太子的暗中勾結之事因此曝光,派殺手在郊外截殺夏冬。蕭景睿、言豫津在郊外巧遇受傷的夏冬,二人協助夏冬對付殺手,卻無法得知殺手的幕後主使身份。

#第7集

梅長蘇開始找房子準備搬出甯國侯府,穆青熱心腸地帶梅長蘇去看他挑中的房子,到了才發現霓凰早已等候在此。兩人單獨傾談,霓凰透露對梅長蘇有著無來由的信任感。霓凰將剩下的比武優勝者一一打敗,呈上一道請罪的摺子,梁帝憂慮霓凰的兵權問題,不會讓她輕鬆回雲南。霓凰對梅長蘇的身份有疑惑,將他引到曾經的赤焰帥府門前,梅長蘇內心悲痛,怕流露過度情緒,拒絕隨霓凰進入府內看看。謝弼被謝玉干涉,不允許其再給譽王效力,向蕭景睿訴苦並透露父親是東宮太子的人。梅長蘇準備買下蘭園。夏冬拜訪雪廬,與飛流過招輸給飛流。夏冬試探梅長蘇對霓凰的心意,梅長蘇指其與郡主為君子之交。夏冬出雪廬碰見謝玉,兩人說破謝玉身份,因念及謝玉當年帶回其亡夫聶鋒屍骨的人情,夏冬不追究此次的刺殺並答應隱瞞謝玉身份,恩怨兩清。慶國公濱州侵地一案,梁帝一直未決斷主審的皇子。蒙摯暗中提示,梁帝決定由靖王主審。梅長蘇買下了蘭園,並邀景睿、謝弼、豫津一起欣賞,卻無意在園中枯井下發現死人骸骨。接報趕去的京兆衙門在井下挖出近十具女性屍骨,這樁“枯井藏屍”案震動了京城。太子和謝玉憑霓凰因情絲繞遇險一事判定,梅長蘇已倒向譽王,決定將其除掉。

#第8集

梅長蘇回雪廬途中,被謝玉委派的卓鼎風追殺,蒙摯及時趕到化解了危險。京兆尹高升查出蘭園園主生前在京城有多處風月場所,蘭園名為其私宅,實際用於招待一些不敢明裡出入妓院的朝臣,枯井中埋藏的是被失手弄死的一些女孩。他還將所有的事情都記在一本名冊上,當中涉及諸多朝中要員,太子一派的重臣——戶部尚書樓之敬赫然在列。蒙摯為梅長蘇尋到一處與靖王府後牆相通的園子,可以打通密道,方便兩人私下會面。蕭景睿回府恰好撞見刺客埋伏襲擊梅長蘇,與飛流合力將刺客擊退。沒有聽從梅長蘇的勸阻,景睿揭下死去殺手面上的黑巾,發現死者是自己常常在父親身邊見到的隨從。想到父親與蘇兄的敵對立場,景睿茫然又傷心,而這一切才只是開始。“妙音坊”的制曲奇人十三先生實際是林府舊人,與“妙音坊”頭牌宮羽一同為江左盟收集情報,並在秦般弱的情報網中安插了自己的人手。十三先生夜探雪廬,多年後與梅長蘇再相見。十三查出秦般弱為滑族末代公主所收的徒兒,因被大樑滅國而一心復仇,投奔譽王。梅長蘇決定留下秦般弱作為棋子。秦般弱提示高升,蘭園這個棘手的案子涉及朝廷二品大員,既已越權便可移送刑部處理。

#第9集

蘇宅開始翻修,江左盟的晏大夫、吉嬸等人也住到了這裡,照看梅長蘇的起居。原來刑部尚書為譽王一派的人,譽王命令其將樓之敬一案做成鐵案。譽王為了慶國公一案拜訪梅長蘇新宅,因梁帝將案件交由靖王主審,譽王擔心靖王不知變通的脾氣不好打交道。梅長蘇點破此案是皇上有心徹查侵地案,保慶國公就是與皇上作對。譽王豁然頓悟,他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犧牲慶國公,助靖王查清此案,以便獲取靖王的支持,因為只有靖王才能在軍方與謝玉抗衡。謝玉派卓青遙再次行刺梅長蘇,因蘇宅戒備森嚴,再次失敗。梅長蘇帶飛流前去靖王府探望被靖王收留的庭生,送給庭生金絲軟甲作為禮物。同時為靖王指點慶國公侵地案的處理方法。聊天之際,梅長蘇順手想摸一下掛在牆上的朱紅鐵弓,卻被靖王疾聲喝止,並被告知是朋友的遺物,氣氛陷入尷尬之中。

#第10集

梅長蘇向靖王推薦可做輔審官員的純臣,並表示之前要他結交的沈追關心民生、扎實做事,可以在樓之敬之後掌管戶部。離開靖王府之前,借靖王手下的武將戚猛不服自己、故意挑釁的機會,梅長蘇為靖王留下了整飭內部這個大課題——他要全面改造靖王,在借侵地案取得一定資本的同時,連靖王府上下都要隨之煥然一新,為奪嫡做準備。靖王召集三司官員,按照梅長蘇推舉的純臣名單,選出慶國公一案的輔審官員。枯井藏屍一案,太子一派的樓之敬罪證確鑿、被停職收監。梅長蘇開始謀劃下一步棋。風月無邊的螺市街上,譽王重臣吏部尚書何敬中之子何文新為妙音坊的頭牌姑娘宮羽爭風吃醋,在宮羽的暗中推助下,於眾目睽睽之下打死文遠伯之子,被京兆尹高升緝拿,事情頗為棘手。何敬中向譽王求救,譽王幕僚為其獻策,讓京兆府先定案,只要不結成鐵案,上報到刑部,就是譽王的地盤,可以再行活動。靖王很快將侵地案漂亮地辦完了,不料卻只是得到梁帝幾句讚語,僅僅是沒添麻煩的譽王卻獲得重賞。言豫津帶蕭景睿到皇弟紀王府做客,得知何文新一案紀王在場目睹了殺人過程。

#第11集

同時秦般弱也為譽王查出,當時目睹何文新殺人的,還有紀王爺。年底祭禮將至,因太子須在祭禮上撫父母衣裙觸地,而太子生母越嬪已被黜降,位置不好安排。但禮部尚書陳元誠因受了謝玉好處,故意不指出,其實祭禮上只要有皇后在,有無越妃並不重要。在太子的懇求、謝玉的建議、陳元誠的贊成下,原本就早已不忍越氏受苦的梁帝同意將越嬪復位為妃。穆青、蒙摯等人為霓凰不值,梅長蘇決定拿陳元誠開刀。因梅長蘇為譽王謀劃,越嬪剛剛復位,就有數名禦史連參禮部,譽王趁勢建議發起朝堂辯論,太子的庶子身份也被再三強調。霓凰邀梅長蘇到穆王府賞梅,霓凰對越妃母子的餘氣未消,梅長蘇提出穆青可以幫忙再打越妃一記耳光。為辯論時不輸譽王,太子也不惜血本重金請來大儒。譽王沒了底氣,問梅長蘇有何良策。梅長蘇動用了自己已故恩師黎崇的關係,派穆青帶著信物前往靈隱寺,請出了黎崇的好友——隱居多年的鴻儒周玄清。霓凰拿出當年林殊寫給自己的信與梅長蘇的字條,對比發現字跡全然不同,略感失落。周玄清及時趕到辯論現場,扭轉了局面。梅長蘇在京郊送別周玄清,交代自己為黎崇老先生的門生。

#第12集

送別之際,周玄清看出梅長蘇深得其師根骨,表示若與黎崇的另一位得意弟子林殊生在同時,兩人可稱一時雙璧,梅長蘇只能報以歎息。因此事霓凰愈加懷疑梅長蘇的身份,駕馬趕到京郊,挑明當年江左盟派出支援霓凰南境水戰的,即是林殊赤羽營副將衛錚。再三追問下,她終於發現,眼前這個體弱怕冷的書生,就是曾經雪夜薄甲逐敵千里的小火人,她的林殊哥哥。霓凰無法想像是怎樣殘忍的遭遇才會將一個人徹底改變,失聲痛哭。靖王向母親靜嬪表明自己已經參與奪嫡,靜嬪寬慰兒子表示不用掛念她。靖王路遇沈追,沈追發現了今日漕運官船出了些問題,靖王隨之一起前往碼頭探查。梅長蘇病倒,晏大夫生氣下屬照顧不周。朝堂論辯大勝太子,譽王興奮之余給梅長蘇送禮,卻始終不得門路。十三先生收到線報,一匹火藥運往京城但跟丟了蹤跡,宮羽特意托童路將一隻對火藥最為敏感的靈貂交給梅長蘇,以確保他的安全。得知梅長蘇身體不適,譽王親自上門探望,長隨卻匆忙來稟:皇后突然病倒了。童路探查到有四船火藥被運往京城的私炮坊,這個私炮坊是之前的戶部尚書樓之敬所開,主要收入都歸了太子。梅長蘇囑咐一旦查到新消息便可放給沈追,協助他查案。

#第13集

何敬中因為何文新一案病倒,吏部年底事物繁忙無人掌局,秦般弱想出找人替死何文新的法子。溫泉歸來的豫津等人帶著幾筐柑橘來探望梅長蘇,從飛流對柑橘的排斥察覺到柑橘所帶的硝磺之味,梅長蘇開始推測緣由。同時沈追上報靖王,已查到漕運的火藥被運往了私炮坊,太子與戶部串通牟取暴利。靖王來訪,告知梅長蘇,他的母親——曾是醫女的靜嬪發現皇后中的是軟蕙草之毒。此草毒性不烈,食之令人四肢無力,且只能持續六七天。陷入思考中的梅長蘇下意識地做出了林殊的習慣性動作,令靖王心生懷念。黎剛回報,有兩船火藥並未運往私炮坊,且不知去向。梅長蘇飛快地想到了年尾祭禮,也推測出走民船的那批火藥的主人是言侯。情況緊急,勞病交加的梅長蘇不得不違背醫囑,前去拜會言侯。言侯預定柑橘只為確認官船到港的日期,從而令自己那批火藥配合戶部的火藥同時進京,一旦有人察覺異樣,便可借勢將線索引向私炮坊。而言侯求仙問道是為了與負責祭奠的法師來往,以便順利將火藥埋在祭台下。不忍心妹妹言皇后與皇上同死,言侯設法令她病倒、無法參加祭禮。原來當年言侯與大元帥林燮、梁帝本是好友,但梁帝登基之後,同患難共富貴的誓言一句也不曾兌現,並且明知林燮的妹妹樂瑤早已與言侯兩心相許,卻還是將其納入宮中。本來景禹(祁王)出世、樂瑤被封宸妃,言侯已打算放手,不料此後赤焰軍一案,景禹、宸妃以及林家上下都死了。心灰意冷的言侯籌畫多年,一心要殺掉梁帝。

#第14集

梅長蘇與言侯一番長談,終於說服言侯,這只是泄私憤,不是真正的復仇,因為皇上一死,太子、譽王兩派相爭必致朝政不穩、邊境難安;赤焰軍冤案未雪,他所看重的那些人也無昭雪汙名的可能;連他的兒子,從未享受父愛的豫津也會受牽連被誅殺……言侯終於同意梅長蘇將那批火藥移走。譽王動用刑部給何文新找了替死鬼,梅長蘇放出此消息給謝玉,決定讓東宮借力打力。此事傳遍京城,譽王折損吏部、刑部兩方勢力。除夕夜,謝、卓兩家、言侯一家、蘇宅都在其樂融融守歲。例行奉旨出宮給重臣“賜菜”的內史接連遭到暗殺。言豫津從父親口中得知梅長蘇勸阻言侯救下言氏一族,大年初一特來登門拜謝。除夕暗殺一事令梁帝震怒,將護衛不力的禁軍大統領蒙摯廷杖二十,並責令其三十日內破案。梅長蘇帶飛流到穆王府拜年,穆王府下屬來報,梅長蘇、霓凰得知除夕夜命案一事。梁帝知道查案非蒙摯所長,下旨讓其破案不過是明裡給人看,因此特派懸鏡司夏春、夏冬二人暗中調查此案。

#第15集

原來除夕暗殺一事為謝玉指派卓鼎風所為,為的是削弱梁帝對蒙摯的信任,並決定趁熱打鐵、策劃後手。梅長蘇推斷出此事為謝玉一手操控,殺幾個內監並無實際意義,卻可以引譽王前去為大統領求情,如此一來蒙摯必然會受猜忌。然而來不及阻止,譽王已經進宮了。梅長蘇坦言此舉讓譽王吃了暗虧。梅長蘇與藺晨飛鴿書信,梅長蘇通知其四月十二日前務必趕到京城。梅長蘇夜訪蒙摯,告訴他此案雖然是謝玉的手筆,卻苦無證據,即使懸鏡司也破不了,因此他只需養傷,三十天后什麼都查不出,然後向皇上請辭,令梁帝看出他才能有限、不會對自己造成傷害。蕭景睿偶遇年初一晚歸的卓鼎風,後從其妹謝綺口中得知卓鼎風稱當晚並未外出,不免生疑。後宮起火,被禁軍及時撲滅,皇后受到梁帝的斥責,越妃大為得意。皇后嚴加追查後宮之事,杖殺了越規的宮女們。宮羽瞞著十三先生,違規來蘇宅見梅長蘇,不料梅長蘇午休未醒,鬱鬱離開。蕭景睿、言豫津到蘇宅拜訪,閒談間言豫津邀請梅長蘇元宵節時同去妙音坊聽曲。梅長蘇有意提出想看看蕭景睿劍術長進如何,實則確認天泉山莊的劍法招式。卓家會在謝家住到蕭景睿四月十二日生日後才離開,蕭景睿借此邀請梅長蘇生日時到侯府一聚。沈追登門拜訪靖王,商討國政之事,二人惺惺相惜。

#第16集

暗地裡,梅長蘇查出京中與卓鼎風有聯繫的江湖高手,急調江左盟的甄平進京一一挑戰,將他們打傷在床,令一向謹慎的謝玉只能按兵不動。金陵城外的孤山,梅長蘇遇到每年都來祭拜聶鋒的夏冬,在交談中肯定了懸鏡司奉密旨調查內監被殺案一事。二人下山碰到戚猛奉命來圍捕攪擾山民的怪獸,卻一無所得,梅長蘇建議他打聽一下怪獸愛吃的東西,設個陷阱引他。沈追為查地下錢莊一事跟線人碰頭。蕭景睿暗自跟蹤卓青遙,發現卓青遙、卓鼎風欲對沈追下殺手,甄平趕到卻也寡不敵眾,蕭景睿出手阻擋,幸好靖王手下列戰英及時趕到,卓鼎風怒斥蕭景睿破壞正事。懸鏡司內,夏春、夏冬將除夕一案幕後殺手鎖定為卓鼎風。元宵節的夜晚,梅長蘇隨豫津、景睿來到妙音坊聽宮羽演奏新曲,梅長蘇特意提出四月中景睿生日宴時可請宮羽去甯國侯府演奏助興,宮羽欣然答應。卓鼎風、卓青遙一行人夜至沈追府上進行刺殺,列戰英帶護衛與甄平同時護人,卓青遙被亂箭射傷。沈追已搜集齊了太子私炮坊一事的證據,梅長蘇明示譽王可暗中相助沈追,反擊太子。

#第17集

蕭景睿得知卓青遙因刺殺而負傷,一腔憤怒找到父親謝玉理論,被謝玉掌摑喝退。私炮坊所存的火藥意外爆炸,死傷一條街。梅長蘇令黎剛去追查是否為譽王所為。梅長蘇、霓凰趕到爆炸現場,早已聞訊趕來安置傷亡的靖王向他歎息,沈追本已查明太子與戶部設立私炮坊謀取暴利的事實,並於前一天上報聖聽請皇上下旨查封,很快就會批下來,誰知竟發生意外,上百條人命灰飛煙滅。梅長蘇則表示,這不是意外,而是譽王的計謀。對譽王為打擊太子不惜傷害人命的行為感到憤怒之余,靖王竟懷疑這是梅長蘇為譽王出的計謀,令霓凰心生不悅,要靖王道歉。靖王府的內史表示此次安置傷亡動用了軍資,靖王本欲按規定上報兵部,卻被梅長蘇制止,因為只有兵部在朝堂上具本參他,才會有人看到在太子、譽王相爭的時候,是靖王在做實事。越妃惱怒太子的貪利,讓太子將罪名一應承擔下來,並儘量將此事的焦點轉移到與譽王的黨爭上,如此一來梁帝為了平衡現有的局面,並不會過多降罪于太子。私炮坊一事,梁帝震怒,太子遷居圭甲宮自省,不許過問朝事,官員受牽連者皆受到嚴處。兵部果然指控靖王挪用軍資未及時通報,梁帝不但沒有降罪,反而誇他為朝廷分憂。梅長蘇按照自己動手設計的圖稿改建好了蘇宅,宴請好友做客賞園,譽王帶著秦般弱不請自來。品酒一杯後,梅長蘇提出玩個遊戲,尋找藏匿在院中的《廣陵散》。原來夏春也是個樂癡,年輕一輩的又都愛熱鬧,大家自然很用心地在全院搜尋。

#第18集

秦般弱深諳奇門遁術,借此機會探查蘇宅有無異樣,無功而返。送走眾人,蒙摯、霓凰返回,梅長蘇透露這個遊戲就是專程為夏春設計的,因為蘇宅打通了與靖王府的地道,需要確保夏春這樣的機關高手都看不出這個暗道。秦般弱查到蒞陽長公主當年曾與南楚晟王有一段舊情,欲從中找出謝玉的把柄。靖王深夜通過暗道進入蘇宅,告知梅長蘇大楚的求親使團即將入京,靜嬪不願南楚公主嫁入靖王府,因此特來求破解之法,梅長蘇告知會利用禮天監使些手段,讓靖王與南楚公主八字不合。夏冬做客穆王府,正巧穆青回府,複述了朝廷對刑部換死囚一案的詔書內容,吏部尚書何敬中免職,刑部尚書奪職下獄。而太子此前也折了禮部、戶部,兩敗俱傷的雙方都想把自己的人填進刑部和吏部。然而,梁帝最終卻命靖王隨口提及的中間派蔡荃暫代刑部尚書,吏部尚書則由中書令推薦的一位中間派出任。一日,蒙摯趁著到靖王府中參加騎射賽會的時機,挑起話題,藉口要觀賞靖王從北狄王處繳獲的雙弦劍,如願到了靖王懸劍的臥房內。由於太子受責不預政事,譽王卻異常活躍,朝中盛傳譽王將取代太子,梁帝心煩,信步宮中時,被一股藥香吸引到冷落多年的靜嬪的宮中。

#第19集

蒙摯在靖王臥房內很湊巧地發現了那個隱密的地道入口,趁機表達自己忠於赤焰舊人,願意鼎力相助靖王奪嫡。此時,靜嬪的恬淡、柔順令梁帝倍感安穩。三天后,梁帝下旨,赦太子遷回東宮,仍閉門思過,晉靜嬪為靜妃。南楚使團進京,梁帝派遣霓凰返回雲南,卻將穆青留在京中作為人質。霓凰將弟弟託付給梅長蘇後離京。宮羽深夜潛入甯國侯府刺殺謝玉,卻被打傷,逃到紅袖招,被秦般弱救下,而這一切都在梅長蘇謀劃的掌握之中。蕭景睿、言豫津、夏冬一行人為霓凰送行,南楚正使宇文暄卻故意前來挑釁。並帶了一位戴著面紗的姑娘念念來向景睿挑戰。戰敗的念念表示她的師父已來到金陵,將擇日拜訪卓鼎風。原來她的師父是大楚殿前指揮使、琅琊高手榜第六名嶽秀澤,遏雲劍傳人,曾敗於天泉劍傳人卓鼎風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