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簡介 ]

  高志海從小跟高叔相依為命,高叔從事殯葬業工作十分忙碌,阿海希望高叔生活重心不要只有工作,但高叔卻說辛苦工作是為了阿海的將來打算,希望阿海未來可以傳承下去,走回正途,阿海一氣之下離家,並抱著向高叔證明,能夠靠自己力量在社會上立足而加入了幫派,每天過著逞兇鬥狠的生活。

  某次械鬥中,阿海中彈送醫後被宣判死亡,在瀕死邊緣做個奇怪的夢,讓他死而復活,從此,阿海有了看得見亡者的能力,阿海對擁有這個能力感到困擾,且影響到他在黑道出任務時的效率,被要求暫時休息一陣子。此時接到一封訊息,是朵朵傳給阿海,她告訴阿海高叔在工作中去世,阿海接到高叔的死訊,回到『靈異街11號』,沒見到高叔最後一面。

  奔喪期間,阿海因為刑警鐘哥的關係,被迫接了高叔的工作,在不情不願下,去收第一具無名屍,到命案現場碰到高冷法醫盛音,兩人互看不順眼,在協助鐘哥辦案過程當中阿海的『靈學』加上盛音的『科學』協助鐘哥破案,但奇怪的是,阿海竟然一直看不到高叔的亡靈……

  另一方面,外表與工作看似完美的盛音,她與父親也有仇恨存在,在得知父親即將病危趕去醫院探病,父親的遺願竟是想見與盛音同父異母的妹妹,小芬一面,讓盛音錯愕且糾結。雖然盛音嘴巴上跟盛少達說工作忙無法替他找小芬,但還是默默在尋找小芬下落,盛音與家人的結到底要如何解開?

[ 影音預告 ]

[ 人物介紹 ]

高志海(阿海)/黑道轉葬儀社 李國毅 飾

人生事件時間軸:

  國小六年級以前,阿海常被同學們嘲笑家裡從事殯葬業,阿海因此討厭父母做殯葬業的工作。

  國小六年級,阿海母親得了癌症,拖了將近一年離世,期間阿海的父親只懂得工作養家、支付龐大的醫藥費用,阿海那一年產生了對父親的積怨,除了因為母親常常都是由阿海在照顧,甚至在母親過世的當晚,父親竟然是在幫別人收屍,在母親葬禮的時候,父親非常兇狠地對年幼的阿海斥喝「不能哭」,種種事情讓阿海對於這個不擅表達關愛的父親感到非常反感。

  國中時期的阿海,在八家將的宮廟體系裡找到了一種歸屬感,他待在宮廟的時間越來越長,甚至有幾天都不回家,還常常翹課,因此常被父親訓斥,讓他更覺得無法在家裡得到溫暖跟關愛,因此跟父親更加疏遠。

  高中時期的阿海,因為開始混黑社會,也無心讀書,在18歲那年就輟學開始「全職」從基層的黑道工作做起。

盛 音/法醫 簡嫚書 飾

  冷傲中帶著殺氣,正直勇敢,小六時,爸爸因為外遇,跟其它女人生下了小芬(盛音與小芬差8歲,當時盛爸離婚時小芬已經4歲),拋棄了盛音跟媽媽,此後盛音與媽媽相依為命了10年,直到盛音大學畢業後,媽媽因病過世,從此她帶著對爸爸的恨,獨自生活。

  盛音對人冷漠、是她保護自己的方式,不信活人,卻信死人,認為死人不會說謊,刀起刀落之間、有著同情的溫柔,只想還原真相,讓死者走得無憾。從不迷信鬼神之說,只信科學跟證據。

  盛爸因為自己不久人世,想在臨走前見小芬一面,於是要求盛音替他找小芬,盛音起初不願意,但終究狠不下心而答應尋找,卻發現小芬秘密。

鍾武明(鍾哥)/資深刑警 喜翔 飾

  任職於台北市刑警大隊偵查組隊長。年輕時也曾熱血,為正義而戰,但在職場跟社會黑暗的侵蝕下,看透了很多事情的決定權不在自己身上,因此已變得社會化跟世故,現在查案對鍾哥來說只是工作,交差了事就好,沒有業績的麻煩案件,一律放到爛掉,他也會這樣教育他的部門屬下,一方面讓他們不要專注業績以外的事,二來也是想讓這些年輕人少走彎路,像自己一樣經歷對社會失望的強烈落差。

  鍾哥與高叔認識十年,起初是因工作(高叔來兇案現場收屍)的接觸有了情誼。高叔過世後,在因緣際會之下找到了高叔的兒子阿海來收屍,意外發現阿海有偵辦刑案(其實是靈異體質)的潛質,可以幫助自己提高績效,於是在有兇案發生時常常會找阿海前來收屍,想利用他的見鬼能力替自己破案。

夏朵朵/下生葬儀社員工 大文 飾

  直率不做作,獨立聰明,畢業於美妝應用糸。因為個性天馬行空,很想看到鬼所以到高叔葬儀社工作,成為閉門弟子。

  平時喜歡打扮奇特,把海哥當做哥們一樣的相處,原本對阿海並不熟悉,直到阿海回來接下葬儀社後,朵朵反倒成為了阿海的半個師傅,在教阿海各種葬儀社的專業技術時,發現阿海的潛質與好的本性(懷疑阿海能看見鬼很酷),逐漸對阿海產生了些許好感。常常在葬儀社實驗網路見鬼方法,裝神弄鬼嚇阿海。

盛少達/藥廠業務部主管 林健寰 飾

  盛音的爸爸,在盛音小六時外遇,在外面與芬媽生下了小芬,拋棄盛音跟他媽媽,但風流成性,小芬高中時,芬媽就帶著小芬離開了他,後來發現自己罹癌才頓悟,想在最後的日子,見到小芬,於是拜託盛音替他尋找小芬。

陳敏萱/卡拉OK店老闆 郭昱晴 飾

  盛少達外遇後,生下小芬而結婚,生活了幾年,盛少達又開始拈花惹草,直到小芬15歲時,終於無法容忍而離婚。

盛惟芬(小芬)/待業中 焦曼婷 飾

  開朗外向、看重朋友大於情人,不喜歡被約束,對於家人的管束尤其反感。

夏林梅/靈媒 赫蓉 飾

  朵朵的親奶奶,從事靈媒的工作,可以驅魔,備受朵朵崇拜,阿海小時跟她有過一面之緣,往後成為阿海看見鬼的心理諮商對象。

陳正韑(阿光)/年輕刑警 許少瑜 飾

  任職於台北市刑警大隊偵查組。阿光的上司鍾哥是個業績導向的人,這點讓阿光無法完全認同,因此有時候會被阿海慫恿,協助他調查一些鍾哥懶得調查的事情。

楊勇華(華哥)/黑水幫黑道大哥 張翰 飾

  黑水幫大哥,現實主義者,經營酒店、PUB、電玩店,也在近幾年開始拓展販毒的生意,阿海跟了他七年,看重阿海的能力跟義氣,原本想把手下的事業交予阿海管理,但阿海重傷之後,性格改變。

梁中源(阿源)/黑水幫管理高層 黃遠 飾

  比阿海早加入黑水幫,急功近利、藏心機,一直沒有受到重視,看著日漸受到重用的阿海,心生妒嫉。跟著華哥做毒品板塊的生意,但卻因為華哥有所保留,因此沒辦法撈到更多的利益。

蕭亮虎(小虎)/黑水幫管理高層 張再興 飾

  進入黑水幫4年,做事伶俐,天不怕地不怕,喜歡對阿海跟前跟後,關係如親兄弟一般。後來被阿源懷疑發現自己雇殺手殺害阿海的秘密,因此被阿源滅口。有一個交往兩年的女友王靜玟,在靜玟意外懷孕之後,不但立刻決定要娶她,還答應靜玟要淡出黑道,開店過上簡單的生活。

王振宏(瘋狗)/紅蓮幫小弟 林道禹 飾

  個性很衝也夠兇狠,為紅蓮幫械鬥時衝鋒陷陣的主要角色之一。在開場的械鬥中被阿海砍傷,幾天後在醫院死亡,因此道上都認為瘋狗是阿海在那次械鬥中砍死的。

[ 分集大綱 ]

# 第1集

  一場黑水與紅蓮幫火拼械鬥中,阿海中彈倒地,急救後宣告不治,彌留之際突然傳來高叔熟悉的口哨聲,阿海決定返身。葬儀社人員看到阿海的屍體在太平間醒了過來。

  病房內小虎和阿源前來探視,言語間阿海才發現自己把紅蓮幫的瘋狗砍死了,並得知在他昏迷期間,沒有家人來探望他,兄弟離開後,阿海賭氣的躺下,開著燈望著天花板。黑水幫眾人乾杯,慶祝阿海出院,冤家路窄,在熱炒店又遇上紅蓮幫,雙方見面一頓打鬥,阿海卻在紅蓮幫眾裡看見瘋狗,認為是創傷後幻覺。

  『令父猝死,請速回。』剛從鬼門關前走一遭的阿海,收到自家葬儀社員工朵朵的簡訊慌忙趕回家中,與父親賭氣離家出走後再次回來,見到的只剩爸爸的靈牌,還有那間阿海引以為恥、根本不想接的下生葬儀社。

  大樓外,宜欣躺在地上,眾人在不遠處圍觀,鍾哥老神在在的走進現場開始查案,同時,法醫盛音也走進封鎖線開始拍照。阿海房間內響起老舊電話鈴聲,鍾哥半推半就要求阿海前來收屍,說這是與高叔的交易專線,不過一會,鍾哥斷定宜欣全案為吸食K他命後自殺墜樓,但盛音根據宜欣腳背上的不正常擦痕堅決不開立死亡證明,資深員警就此槓上菜鳥法醫。

  阿海精疲力盡地回到葬儀社,翻閱高叔留下的筆記,突然,一雙腳背全是磨擦傷痕的腳站在門口,阿海後退閃躲甚至開始閉眼念經,『我不是自殺的。』宜欣說。

# 第2集

  鍾哥判定死因後終於等到家人認屍,宜輝和廖媽卻因無法接受宜欣吸毒自殺而拒絕領回屍體,阿海看著宜欣的大體,有所顧忌,眼看宜欣就要被當成無名屍處理,忍不住出聲阻止,盛音訝異阿海的觀察與他的看法一致,兩人和抱持著儘速結案心態的鍾哥吵了起來。翌日,原要以自殺結案的宜欣命案轉為他殺方向重啟調查,因宜欣命案而串起的三人開始在同艘船上努力。

  嫌疑人柳嘉琪、毅偉各自擁有不在場證明,搞得鍾哥及阿光灰頭土臉到處碰壁,被宜欣糾纏許久的阿海終於願意起身幫助,阿海跟著宜欣走進大樓其中一戶,宜欣隨即消失。

  阿海與盛音重複研究著新聞中宜欣死前的新聞畫面,兩人擁有相同預感,畫面中的宜欣是柳嘉琪假扮的!但要怎麼證明他就是兇手?證據又在哪?

  盛音受到癌末的盛爸請託,要求他找到那同父異母失聯多時的妹妹小芬,盛音沈默,走出病房。找上卡拉OK店裡正在伴唱的女人陳敏萱,探聽小芬下落,連親媽都不知女兒在哪,盛音只好離開,留下敏萱一人有些擔心的站在那裡。

# 第3集

  聯絡不上小芬的盛音在小吃攤心不在焉的吃著米粉湯,滑著小芬社群網站再三尋找線索,阿海見盛音入內同桌吃飯,方才坐下,盛音便接到勤務趕著離開,阿海順勢載了盛音一程,沒想到有勤務的不只盛音,一抵達現場,阿海又被鍾哥抓去收屍。

  李孟英、蔡瑞雲倆人陳屍在臥房床上,多處刀傷失血過多死亡,李家四口僅剩李寧兒一人餘悸猶存的呆坐在現場,神情恍惚的接受警方偵詢,鍾哥和阿光查出李寧兒還有一個雙胞胎姊姊李巧兒,且行蹤不明。

  鍾哥和阿海再度回到李宅,空無一人的房子內卻傳出若隱若現的嬰兒哭聲,鍾哥察覺阿海神情有異,嚇得躲在阿海身後,兩人驚訝之際,客廳突然傳出一陣聲響,一個人影由後門逃出兩人狂奔追去,最後鍾哥舉槍喝止才得以拘捕,

  寧兒不安的看著電視正在重播李宅兇案的新聞,突然敲門聲響起,巧兒走進房內,敲門聲又再度響起……

阿海跟阿光閒聊間靈機一動,再度檢查木盒,發現木盒的夾層內放著與寧兒相同款式不同顏色的手鍊,鍾哥循線得知李寧兒與盛音在一起,隨即電聯通知他們的推測。

# 第4集

  巧兒開著車載著寧兒回到李宅,李父突然從寧兒身後走過,像是沒有看到寧兒一樣走進浴室,看著李母面無表情的替著澡盆內的嬰兒洗澡,口中喃喃地說著『她太吵了,我只是要她安靜一點,只是要她安靜一點而已……』

  回憶不斷地在寧兒面前上演,巧兒死後,小寧兒被爸爸要求假扮成巧兒的樣子討媽媽歡心,本來只是一個為了保護媽媽的謊言。

  李家外鍾哥和阿海追蹤盛音手機趕到現場,將盛音從後車廂救出,阿海走進李宅,發現李寧兒拿著刀子正要自殺。

  李家案結束之後,鍾哥找阿海吃飯,阿海因為喝醉了,開始在想念父親。

# 第5集

  阿海夢境裡的人物變成瘋狗的臉,驚醒後,下一秒又被坐在身旁的小虎和朵朵嚇了一跳,阿虎前來向分享他即將成為爸爸的喜訊,並表示自己想離開黑道,成為女兒的榜樣。阿海尊重阿虎的決定,對於一輩子待在幫派裡的執著已不像從前那般堅定。

  小芬突然出現在盛音辦公室,盛音帶小芬去醫院看盛爸,敏萱抓著小芬問東問西,兩人激動地頂嘴爭論,盛音打斷兩人帶他們進入盛爸病房,看見面容憔悴的盛爸,敏萱又是一頓冷嘲熱諷,說著盛爸當初是如此負心,現在生病了才把他們找回來,小芬也加入戰局吵得不可開交。盛音在旁冷靜地說出『肝癌末期。』打斷了一切嘈雜。並答應敏萱暫時讓小芬安置在家裡。

  高叔的老舊電話響起。兩人拿著屍袋,傻眼站在現場,阿海神情勉強的將屍體裝袋,不小心一條蛆爬到屍體臉上,阿海驚恐跳起。解剖室門口,屍臭令阿海頻頻作嘔,盛音卻表現得稀鬆平常。

  阿海邀請盛音一同挑選送給小虎的嬰兒用品,怎料一回到家發現小虎就站在客廳,沈默的盯著阿海,電鈴作響,靜玟挺著大肚子像阿海詢問小虎下落,阿海突然意識到,一旁的小虎已是鬼魂,將小孩用品送上後,不忍的看著靜玟。

# 第6集

  阿海不甘小虎遭受這般對待,想自己查案,阿海私自找製槍師傅確認槍枝為誰所有,隨後隻身到紅蓮的包廂想跟標姐嗆聲,被眾多人圍住,阿海正要動作華哥帶著番薯與弟兄走進包廂,華哥告訴標姊他會查清楚,要標姊放了阿海。

  阿海和阿源透過盛音的目擊者消息,兩人協力前往廢車場尋找肇事車輛,在駕駛座的腳踏墊邊,看到一小截白紙,上面寫著「慶鴻」二字。阿海尋線找到慶鴻男裝店,確定那張截角就是店內的收據,卻被老闆全部丟了。

  阿海開著車在跟蹤著華哥,華哥在永舍旅店下車後,阿海心生一計,要朵朵下車尾隨,朵朵假裝成來抓姦的太太藉機進入房內大鬧一場,取得了一切資訊後回到車上向阿海回報。回葬社後,朵朵在整理資料興奮地拉著阿海來到電腦旁,覺得自己是個神探似的播放一段偷錄影片,阿海看著螢幕,驚訝不已。

  華哥約阿海在隧道碰面,阿海直步進入,華哥轉過頭,阿海試探性的問了華哥有關小虎與疤面死亡的事情⋯⋯

# 第7集

  隧道內,赴約的阿海將手上的槍從華哥身上指向阿源,原想嫁禍華哥的阿源在聽完阿海的陳述後,開始歇斯底里,抱怨著阿海搶走他的風光,只有阿海能得到華哥器重。阿源情緒失控,對華哥開了一槍,嘲笑阿海根本下不了手。「砰!」阿源也倒地。

  朵朵為小虎的大體整理,幾坪大的廳,放著小虎遺照,桌上放著鮮花蠟蠋,靜玟站在一旁抱著男嬰,阿海領著幾個兄弟跟蕃薯向小虎致意。阿海坐在大體縫補室,小虎現身跟阿海道別,兩人看著彼此紅眼眶。

  盛音偶然的想起一位學長,當時學長不斷鼓勵盛音要努力成為一位優秀法醫,但學長卻在出國後意外死亡,盛音看著學長送他的書開始在懷念過往。

  阿海的葬儀社疑似遭黑道尋仇,被撒了一堆冥紙,朵朵清理,阿海跑到警局找鐘哥,卻在警局看到過往的道上兄弟,阿海勸他們回頭是岸,阿海在回家途中遇到一位孤獨老人鬼彭懷昌,一問才知道是被兒子置之不理,還尚未入土的亡魂。

# 第8集

  阿海主動要替彭懷昌處理後事,於是去拜訪彭懷昌的兒子彭明杰卻遇到勝杰刁難,不歡而散,阿海在回家巷口又遇到彭懷昌,正在跟他抱怨他的不孝子時,彭懷昌突然消失。

   盛音在法醫室裡面接到一位要解剖的大體,盛音一看這位是被阿海砍殺的瘋狗。

   阿海返家後意外接到勝杰語音簡訊,邀他討論彭懷昌的後事。阿海驚喜赴約,與彭明杰喝酒談生意,卻不小心喝醉,醒來後竟看到彭明杰死在自己身邊,鍾哥接獲報案趕到現場,訝異的將阿海帶回警局。

   阿海陳述自己喝醉,記得瘋狗出現尋仇,然後醒來,彭明杰陳屍在旁,其他全都不記得了,但彭勝杰堅稱阿海就是殺死哥哥彭明杰的凶手。何況阿海是彭明杰死亡時唯一在他身邊的人,嫌疑的確重大,鍾哥及盛音非常擔心阿海, 拉著阿海回命案現場找線索回想當時的情況。

# 第9集

  阿海的黑道背景,加上許多不利阿海的證據,促使警局的人認為阿海就是殺死彭明杰的凶手,鍾哥卻替阿海說話,被同事指為循私,但鐘哥不理會要求繼續找其他線索。

   盛音探望阿海,她找到資料,同時證實阿海體內有藥物反應,阿海透過人脈找到藥頭,查到彭勝杰曾向藥頭買過迷藥。

   鍾哥傳彭勝杰回警局偵訊,將案發經過模擬了一次,然而勝杰對鍾哥所講的一切都加以否認,鍾哥知道沒有足夠的證據起訴勝杰,一切只是自由心證,而感到無奈。所幸阿海可以洗清嫌疑,算是唯一的安慰。

   勝杰返回公司,發現自己試了許久,一直打不開的保險箱,密碼竟是自己的生日,保險箱內放著彭懷昌生前的遺囑。遺囑裡說彭懷昌為了要喚回勝杰的本性,他已經留了一些地契跟股份給他。勝杰發現明杰早就替自己還清了債務,但是一切已經晚了,勝杰崩潰大哭。

# 第10集

  高叔過世一年,朵朵根據習俗祭拜,表示高叔將要投胎,阿海卻因再也無機會看到高叔鬼魂而感到沮喪。

   盛音因小芬再次失蹤,到警局拜託鍾哥幫忙。盛音去找威倫打聽小芬下落,威倫卻跟盛音說他跟小芬的情誼。

   阿海因為葬儀社入不敷出感到頭大,卻接到鍾哥通知收屍,使他為之一振,不料竟是一件分屍案。

   盛音驗屍時,在屍塊斷肢看到瘀傷,有了不好的預感,要求先將自己的DNA跟屍塊比對。

   鍾哥成立專案小組調察小芬的分屍案,意外發現小芬臉書出現的貼文,與其它兩件殺人案一樣,於是懷疑三件殺人案均是同一人所為。

   阿海透過與小芬對話發現小芬的現任男友浩方是最大嫌疑人,但浩方卻不知小芬已經死亡的事。阿海思索三件殺人案的線索,發現了一個成長互助會的部落格,它的首頁出現三名被害者FB上的貼文…

# 第11集

  阿海跟鍾哥約見成長互助會的版主,得知其中一名被害人趙辰馨是互助會的團員,同時查到小芬遇害那晚,有一名固定與會,從未缺席的團員劉碩齊,那天並沒有參加聚會。

   阿海跟鍾哥找到劉碩齊,詢問之下,發現他言詞閃爍,隱瞞認識趙辰馨之事。但鍾哥因此發現三名被害人的共同點都是懷了身孕。

   阿海跟蹤浩方,想找出他殺害小芬的證據,發現浩方帶著沾血的上衣跑到郊外,想要毀掉證物,鍾哥及時趕到,將浩方帶回偵訊,他懷疑自己誤殺了小芬,但絕對沒有將她分屍,阿光也表示查不到浩方跟其它兩名死者的關聯性,案情再度陷入膠著。

   阿海重新審視互助會的部落格跟三人的FB,意外在照片中發現了威倫,透過版主證實,威倫曾經參加過一次聚會。阿海去找鍾哥,告知威倫可能涉案。而盛音早已懷疑威倫,單獨去了威倫住處,讓自己陷入了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