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綱

「你喜歡我嗎?」幼竹終於鼓起勇氣開口問道,
汪研沒有回答,而是要她等三天,為什麼?
需要思考的愛還算是愛嗎?
青春時期懵懂的愛情,終究是錯過了。
隨著時間流轉,再相見時,兩人皆已改變,也都成長,
只有難忘的回憶依舊。
於是,汪研無視嬉鬧來去的過客,筆直地朝幼竹走去,
儘管幼竹早已受不了尷尬與羞愧,正準備提起逃離的腳步,
汪研仍緊緊抓住她的手,訴說著「三天後」的答案,
作風一向直接了當的幼竹,這一回,猶豫了,
她應該把汪研推開,走回現在不太滿意,但至少安穩的生活?
還是不顧一切,與汪研繼續未完的故事?
也許所有的愛與不愛,都只能透過學習跟自己真實對話,才會有答案。

人物介紹

汪研

劉冠廷 飾
保養品集團商品開發部經理

在宜蘭唸大學,認識了會計系同班的幼竹。畢業後進入集團的會計部由助理做起,意外地提出了產線優化方案,被拔擢至商品開發部,成為重點培訓幹部。
汪研一直喜歡分析、邏輯、辯證,能在一瞬間分析出眼前狀況。但是,那年,遭逢家庭劇變,三天後汪研接到通知,父親發生意外。從此,汪研默默養成了「重大決定一定要思考三天」的習慣。

寧幼竹

陳庭妮 飾
銀行消費金融部門的小組長

幼竹並不想被人看作是個疾風驚雷的母老虎,但不管她在大學入學的自我介紹還是進入職場的迎新餐敘,極力表現得多麽甜美可人,總不免在第一周就破功。
她天生事事有定見,處處拿主意的,連說話都特別鏗鏘有力,下決策更是斬釘截鐵;男友小畢以及收養的流浪狗,都是幼竹保護傘下的依偎者。但這樣一枚小辣椒,卻總被汪研馴服,當她脾氣一上來的時候,只有汪研能讓她「別衝動」。

辣手

施名帥 飾
全名張凱新,汪研與幼竹的會計系同學

性格風流倜儻的異性發電機,話劇社社長,會彈吉他會唱歌,還熱愛攝影,才華洋溢。
這次大費周章舉辦同學會,是因為他罹癌了,看著最好的兄弟汪研這一路愛情走得顛顛簸簸,他心中老有遺憾,不希望自己當年在學校開的一個小玩笑,就這麼拆散了汪研及幼竹,因而想要彌補,他拉攏同學們一起秘密撮合,完成他人生最後的「遺願」,沒想到後來會再見到深深愛過的那個女孩,雨涵。

張荳蔻

孟耿如 飾
幼竹的室友,小畢叫她Coco姐


她總是忙於打工,在班上也獨來獨往,沒什麼朋友,因為租屋事件,豆蔻才跟幼竹變熟,兩人情同姐妹了一段時光。
在學生時代,幼竹常常為她打抱不平,像個大姐一樣保護她,但在荳蔻看來,卻感覺自己就像是躲在幼竹麾下的附屬品,她越來越討厭幼竹這種不加思索就為她解決問題的行徑,荳蔻的心態越來越失衡,變得更加沉默。

小畢

林哲熹 飾
全名畢家達,幼竹的男友,
默默無名,奮鬥中的劇場演員

一臉文藝憂鬱的氣質。他就住在幼竹租的大樓附近,用鐵皮胡亂加蓋的違建房裡,在房東憐憫打折下的租金,是小畢經濟能力所能負擔的極限。
跟幼竹認識是在他一次劇場演出後,默默無名的小畢演出「影子」的角色,打動了一直沒能從失戀傷痛中走出來的幼竹,幼竹追上去攀談,安慰了一直沒有自信的小畢的心……

梁信真

謝沛恩 飾
保養品集團客服行銷部經理

人如其名,事事較真的她,做事一板一眼、缺乏圓融,那一和人起衝突的個性,乍看之下,實在有點像寧幼竹。所以和汪研在會計部同事的時候,汪研老是忍不住「替她做人,幫她善後」。
汪研和信真結婚後,兩人就發現生活上的種種不合,走到談離婚這一步。但,沒有一個人要為了這段錯誤割捨崗位。現在見面不是吵就是冷戰,梁信真處處跟汪研對著來,汪研有苦說不出。

洪大芳

袁艾菲 飾
汪研與幼竹的會計系同學
幼竹一直以來的好姐妹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學生的地方就有小圈圈;然而,在每個江湖裡,都會有個包打聽,在每間教室裡,也會有一個像大芳一樣,心無罣礙,來去自如於同學間,處處融入小團體也不引起他人反感,就像個里長一樣。
她和幼竹在剛入學時總是坐在附近,所以就更親了一些,除了掩護不小心睡過頭的幼竹,更關心幼竹的感情,幫她出意見、調解情緒,就像個大姊。

邱雨涵

陳語安 飾
汪研與幼竹的會計系同學
班花,也可能是校花

她從不缺席,卻也從不跟同學們出去,她會與你討論作業,卻不曾提及自己的興趣和心情。
長髮長腿美艷高冷的外表、與同學們點到為止的交情,以及所有不得其門而入的追求者,都讓她的風聞不僅止於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而是眾人傳言中超塵脫俗,神祕莫測的一位下凡天仙。而這樣的天仙,也是唯一讓「辣手」下不了手的遺憾。

寧爸

卜學亮 飾
幼竹的父親

溫和而有智慧的他,跟寧媽一起在家鄉經營著民宿,一同響應「生態農作」。
活兒幾乎都是寧爸在幹,寧媽到了菜園,腳印都沒踩出一個就往左鄰右舍串門子多管閒事去了,但比起每天兩老待在家大眼瞪小眼,現在還有個地方活動活動,寧爸已經很滿意這樣的生活了。

寧媽

葛蕾 飾
幼竹的母親

跟她性格有關的描述,其實無須贅言,每個認識寧幼竹的朋友一但見到寧媽,首個念頭絕對是:「啊,原來如此!」但這件事,幼竹本人是打死不認同的。

諸葛

王淮仲 飾
汪研與幼竹的會計系同學

同學們畢業後最常想起的朋友,同時,也是大家一致認為,聯絡討教過之後,最後悔,最浪費時間,寧願自己沒問過的對象。
開學的自我介紹,滔滔不絕的朗誦早就準備好的黑格爾講稿,侃侃而談了二十多分鐘「精神現象學」闡述的「絕對精神」,直到被老師制止。也因此榮獲了「諸葛」的稱號,本姓司馬的他,其實還頗喜歡這種帶有衝突性的對比。

劉萬生

洪群鈞 飾
汪研與幼竹的會計系同學

萬生總是掛在嘴上的:「先有錢才有理。」從服務業到搬家、代排演唱會他樣樣有門路。如果有同學臨時手頭緊又不想借錢,第一時間鐵定找上萬生幫忙介紹打工。
年紀輕輕就這麼具有金錢意識的他,多年後,是否真的聚沙成塔,成為富商巨賈了呢?

周心蕊

李相林 飾
汪研與幼竹的會計系同學

貌不驚人的她,最強的項目就是「心眼」,見人總是笑嘻嘻的,又總是在背地裡說三道四。自從她跌破眾人眼鏡的嫁給一個富商後,班上的人就更躲著她,以免被她的高調轟炸。

李文越 / 陶依媛

邱木翰 / 古昀昀 飾
汪研與幼竹的會計系同學

除了會遠距離關心全班的大芳以及汪研之外,幾乎沒有與其他同學聯絡。
翻看舊照片,他和她在學校裡,永遠都在教室的對角、隊伍的兩端,就連上課分組、打球分隊,吃飯分桌也從來沒湊一起過。他和她就像所有會被忘記名字或長相的朋友一樣,講不出個特徵,沒說過什麼名言錦句,相處四年,半件能讓人印象深刻的經典段子也想不起來。

余建寬

洪都拉斯 飾
汪研的直屬上司

除了「頭腦好,入行早以及證照全都考」等三大心法外,還有兩大重點,首先是找到一個讓自己可以不用分神煩惱的好部屬,也就是汪研。
他十分欣賞冷靜分析、細心謹慎的汪研,但也因為這樣的惜才愛才,所以從汪研結婚前他就持反對意見。

Annie

成語蕎 飾
幼竹公司同事
銀行櫃員,9級助理專員

有著前凸後翹,腿長超過一米的好身材,從學生時期就佔盡外表得來的好處。少根筋的她,所有在新鮮人身上能嗅到的菜味、看見的瓜樣,在她身上一應俱全,該有的都沒少。

貝貝姐

宋依璇 飾
幼竹公司同事
銀行業務二部主任,6級行員

雖然才44歲,卻已經成就「大嬸」的氣質:公事上總是面無表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分一毫的計較、能偷閒就絕對不會客氣-------你說你最討厭這種人?!那你在一個崗位待上22年試試看,沒爬上頂尖又望不見希望,大約也就會變成另一個貝貝姐。

分集劇情

< 第01集 >

「需要思考的愛還算是愛嗎?」


寧幼竹畢業八年第一次參加大學同學會,看著眼前一個個熟悉的面孔,青春時代的回憶瞬間湧上心頭……

畢業前夕,「九個太陽」一起去看演唱會,幼竹鼓起勇氣問和她已經曖昧四年的汪研:你愛我嗎?汪研卻沈默了,說要考慮三天,這答案讓幼竹愕然……需要考慮三天才能確認的「我愛你」,你要嗎?

時隔八年再次見面,同學們不停撮合兩人,汪研也故作沒事的找話題想跟幼竹攀談,幼竹都始終保持冷淡,她要證明給所有人看,自己已經對汪研免疫。聚會結束,幼竹踏上回家的捷運,沒想到和汪研再次偶遇。面對汪研的不斷追問,幼竹縈繞心中多年的疑惑和不滿趁機一次發洩,她直截了當質問汪研,愛情真的需要考慮三天嗎?

< 第02集 >

「鯊魚女&雞腿男,CP初登場。?」


幼竹在銀行工作,貝貝和Annie兩位同事都勸幼竹趕緊甩了現在的男友小畢,重回到汪研的懷抱,但幼竹不想自己的平靜生活再被打擾。她的聲明引發了兩派網友的對壘,一方認為幼竹為了紅在炒作,另一方認為汪研是該被討伐的渣男。

男友小畢得到幼竹無微不至的照顧,小畢問她怎麼那麼會照顧人,這令幼竹回憶起大學時汪研照顧自己的點點滴滴,揹著發燒的她去醫院的畫面歷久彌新,幼竹一時失神。

信真提醒汪研他還沒有離婚,汪研發佈影片自證清白,他向幼竹道歉,希望網友不要再攻擊幼竹,誠懇的發言讓他一不小心圈粉,兩位當事人的捷運辯論直播在熱門話題引發的關注度居高不下。

< 第03集 >

「八年前你傷我最深,為什麼現在若無其事地出現。」


汪研和信真是同事關係,為了不讓家庭問題影響到工作,汪研想緩和跟信真的關係,主動邀信真一起午餐。信真仍強勢輸出,諷刺汪研在網上「搞曖昧」的行為,餐桌上氣氛劍拔弩張,對比五年前他們戀情剛開始的樣子,一切皆是物是人非。

諸葛查到惡劣留言竟是幼竹當年最好的室友荳蔻,眾人衝去荳蔻家找人,要弄清楚事實真相。遭受到網友抹黑不難過,難過的是這人還是你曾經以為最好的朋友!

幼竹把荳蔻當成最好的朋友,但荳蔻坦言自己從來沒喜歡過幼竹。她認為幼竹有公主病,永遠要別人遷就她,還攤牌當年的一段往事。其實畢業後的那三天,汪研到租屋處找幼竹,卻被荳蔻告知幼竹跟辣手約會去了。幼竹聽聞傷心離開。

< 第04集 >

「我們總是在生氣,其實我們氣的是自己。」


幼竹「懷孕」的消息不脛而走,同事們也紛紛八卦起來,甚至幼竹母親都看到新聞,打電話來跟幼竹求證,幼竹不厭其煩解釋自己沒有懷孕。

汪研和信真無法進行一次心平氣和的對話,信真每句話都對汪研冷嘲熱諷,汪研認真提出離婚,從結婚開始,只要信真生氣就要提離婚,這次他答應了。

躲在背後的辣手終於看不下去,他約出幼竹跟汪研,坦承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時間倒轉到一周前,辣手宣佈自己罹患淋巴癌,讓兩人和好是他的遺願。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令眾人震驚,一直暗戀辣手的大芳決定將辣手的遺願執行到底。辣手在家吐血,被送進醫院,大芳向幼竹和汪研道歉。

< 第05集 >

「當年的校花現在過得還好嗎?」


幼竹想起大學時邀請汪研跟辣手回自己家過年的情景。大四寒假,幼竹特地回學校接在宿舍孤零零一個人的汪研,樓下偶遇辣手,於是幼竹開車載兩人回自己老家,三人一起貼春聯、包餃子、放煙火。

回憶著往事,天色漸晚,辣手突然喘不過氣,汪研和幼竹緊張極了。幼竹被嚇到,汪研安慰幼竹:想哭就哭吧。他告訴幼竹,那次在幼竹家過年,他因為想到爸爸,躲在院子外面痛哭,寧爸發現陪他哭了一整夜,告訴他,哭的時候身邊有個人陪就會好很多。

幼竹和汪研告別,打車回家的路上幼竹發現手機落在醫院了,便又折回。大芳來照顧辣手,被辣手「趕走」,辣手並非完全看不出大芳的情意,只是他心底另有祕密,無法回應大芳。

< 第06集 >

「沒在一起是遺憾,在一起可能更遺憾。」


汪研和信真分居的事被梁母得知,她在家中發現了兩人的離婚協議書,忍不住插手女兒的婚姻,信真從小被母親操控人生,偏執與追求完美的性格也來源於此。

幼竹記起大學時,汪研等男同學讓辣手簽過一份「不許追同班女生」的協議書,她好奇會不會是因為這無聊原因導致辣手和雨涵錯過,辣手閃爍其詞。

為了躲避雨涵,辣手讓幼竹偷偷帶自己溜出醫院,回到家中養病。面對幼竹的追問,辣手最終吐露實情:雨涵家境優渥,母親對她早有安排,讓辣手離自己的女兒遠一些,辣手親眼看到雨涵和富家子弟約會,心底的自卑讓他選擇故作驕傲地遠離。幼竹想不到該怎麼處置,最後還是只能打給汪研。

< 第07集 >

「為什麼我們要當別人故事的配角?」


邱雨涵找不到辣手,跑到幼竹公司大鬧,逼問幼竹說出辣手的去處。幼竹替辣手嚴守祕密,卻被大芳撞見,大芳才得知幼竹堅持幫辣手出院是因為邱雨涵,大芳責怪幼竹沒有跟九個太陽說出實情,兩人大吵一架。

汪研支持幼竹,對於辣手出院的事投贊成票,於是九個太陽輪流去辣手家照顧他。汪研下班接幼竹去辣手家,兩人久違地心平氣和坐下吃飯,感嘆時間流逝,汪研以獎勵形式給幼竹糖果安慰她,在汪研面前幼竹才坦言邱雨涵和辣手的往事。然而,吃飯期間有民眾認出兩人強行要求合照,汪研牽起幼竹的手跑出餐廳,似乎又找回了大學時期兩人相處的感覺。

< 第08集 >

「我以為那是愛,原來那只是幫忙。」


荳蔻得知幼竹是小畢的女友,工作失魂落魄導致失誤被罵。小畢坦言告訴荳蔻,在最困難的時候是幼竹陪伴自己一路走來,給予支持,還幫自己承擔房租。小畢表示不希望失去荳蔻這個朋友,幼竹不會影響兩人之間的友誼。

廣告廠商看中了「雞腿男」和「鯊魚女」組合的商業價值,帶上合約來找幼竹談置入合作,她本意想要拒絕,但這筆錢可以解大芳的燃眉之急,於是想要說服汪研一起接下。而這天是信真父親的忌日,汪研和信真以及梁母在掃墓,不巧幼竹電話打來,信真稱呼幼竹為「汪研的新女友」,讓信真母親更加確信信真和汪研之間出現裂縫。

< 未完待續 >

影片預告